共同繁榮 城鄉前行肩并肩

來源:人民日報 時間:2019-08-09 11:42

  “做夢都沒想到自己也成了南京人。融入的感覺,真好!”李玉連聲感嘆。來江蘇南京打拼七年,她從一線工人成長為銷售經理。積分落戶政策,讓她實現了夢想。

  “80后”的經濟學碩士,畢業不進寫字樓,卻選擇回鄉種地。在河北省固安縣周家務村,胡世丹和同學共同創辦的休閑農莊里,瓜果正飄香。

  城市吸納人,鄉村吸引人。對于我們這樣一個有著近14億人口的大國來講,國家的強盛既離不開城市的繁榮,也離不開鄉村的振興。“在現代化進程中,如何處理好工農關系、城鄉關系,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現代化的成敗。”要把鄉村振興戰略這篇大文章做好,必須走城鄉融合之路。

  這些年我國城鎮化進程有序推進,城市、鄉村并肩前行,融合發展會給城市和鄉村帶來怎樣的機遇?新型城鄉關系該如何實現?記者進行了調查采訪。

  看現狀——

  發展要素流動加快,城市向鄉村敞開大門,鄉村變身城市“后花園”

  “現在城里機會多哩,只要有本事,收入肯定差不了!”在湖北武漢當育兒嫂的陳月琴正準備考中級育嬰師,“這個證一拿下,每月工資7000元打底。”

  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高壩鎮蜻蜓村里,盛放的薰衣草宛如一片紫色海洋。原本在外打工的村民張月富回到村里,和友人合伙開起農家樂,“開張第一天就來了20桌客人,營業額6000元!”

  兩個“小賬本”的背后是人才要素在城鄉間加快流動的現實。“長期以來,農村各種要素單向由農村流入城市,造成農村嚴重‘失血’,這個問題不解決,鄉村振興、城鄉融合發展就無從談起。”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說,要推動城鄉要素有序自由流動、平等交換。

  看人才——國家統計局發布的《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顯示,去年全國農民工已達2.88億人,其中進城務工人數超過1.35億人。與此同時,返鄉創業人數也在增加。國家發改委最新數據顯示,已有超過800萬人回到鄉村開啟職場新篇章。

  看資金——農業農村部鄉村產業發展司司長曾衍德說,工商資本已成我國鄉村產業發展的重要力量,目前工商資本每年投入鄉村產業的資金都在萬億元以上。據國家統計局統計,2018年,我國民間投資中,農林牧漁業投資增長12.4%,增速比上年提高0.4個百分點。

  要素流動加快,帶來城鄉發展新活力。

  城市這一頭,門戶越開越大。

  就業機會穩定——今年年初,廣東和四川首次合作,開通入粵返崗免費專列,1800多名川籍務工人員節后順利返崗。組織招聘、搭建信息平臺……各地的“春風行動”積極為農民工就業創業提供服務。如今,農民工在第三產業就業比重過半,外賣、快遞、家政服務等成為城市吸納農民工就業的新陣地。

  落戶門檻降低——在青海西寧,外來務工人員可“租房落戶”;在廣東廣州,城市公共服務特殊艱苦崗位人員可獲得單列落戶指標;在山東,城鎮落戶限制全面取消……目前,全國已有9000多萬農業轉移人口成為城鎮居民。僅去年一年,就有近1400萬人進城落戶。

  公共服務共享——“拿著居住證,也能享受市民待遇。”來山東濟南務工半年的韓林對居住證的含金量很滿意。辦理游園年票、申辦工商營業執照、子女入學、醫保報銷……以居住證為載體、與居住年限等條件掛鉤的基本公共服務提供機制日益健全。

  城市大門大開,而鄉村這一頭,面貌也日新月異:

  基礎設施更暢——“足不出戶就能購物,生活和城里沒兩樣!”河北保定夜借村村民譚子壯享受著網購的便利,他開的網店紅紅火火。

  水電路網等基礎設施在城鄉間“無縫連接”,拉近了城鄉距離。

  截至去年底,全國99.5%的建制村通了硬化路,99.1%的鄉鎮通了客車,95%的建制村連接了4G網絡。

  保障網絡更密——“多虧了大病保險。”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城關鎮的村民李栓柱因患直腸腫瘤住院,16萬多元的醫療費用,報銷后只需自付2萬多元。

  近年來,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加快構建,農村社會保障水平穩步提高。截至去年底,城鄉居民基本醫保覆蓋13.5億人,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從每月70元提高到88元,3700萬名農村學生吃上免費營養餐。

  鄉村環境更美——“以前村里啊,雞鴨滿地跑、廁所臭熏天,哪留得住人呀。”江蘇省淮安市五里鎮村民苗華感嘆,經過幾年的統一規劃,現在環境干凈多了,親戚回鄉都愿意多住上幾天呢。

  初步統計,2018年全國完成農村改廁1000多萬戶,近30%的農戶生活污水得到處理。以前“垃圾靠風刮,污水靠蒸發”,現在“室內現代化,室外開鮮花”,越來越多的鄉村成為城市“后花園”。

  看機遇——

  擴內需,鄉村潛能加快釋放;補短板,城鄉關系更趨協調

  當前,我國還處在城鎮化快速發展階段,農民進城還是大趨勢。有人提出,是不是把城市發展好,讓農民都進城了,城鄉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?

  “在現代社會里,城市和鄉村都不能夠單獨存在,它們的關系就像一個人的整體。”全國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主任委員陳錫文說,城和鄉具有不同的功能,鄉村的功能發揮不好,城市也很難發展好。

  那么如今的鄉村又拓展了哪些新功能呢?

  消費大市場——“剛剛建了新房,彩電、冰箱、空調等家電也置辦全乎了,日子越過越紅火。”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下南鄉下塘村的譚民義笑得很開心。

  農業農村部發展規劃司司長魏百剛表示,隨著農村居民收入不斷提高,鄉村消費潛力進一步釋放,農村市場已成為擴大內需的亮點。今年前5月,全國鄉村消費品零售額超過2.3萬億元,同比增長8.9%,高于城鎮消費品零售額增幅0.9個百分點。農村電商保持較快增長勢頭,據淘寶大數據平臺顯示,5月份食品類銷售額同比增長24%。

  就業新天地——白云深處,福建建甌市東際村風光秀美。村民游生其返鄉創辦了生態種養合作社,種養的高山蔬菜、土雞土鴨走俏市場,年產值500多萬元,帶動全村農戶年增收20%。

  農村是可以大有作為的廣闊天地,農民工返鄉創業正由“星星點點”向“星羅棋布”轉變。農業農村部新聞發言人廣德福介紹,截至去年底,“返鄉創客”中農民工人數達540萬,占70%。返鄉下鄉人員創辦的經濟實體帶動農戶經營收入平均增加67%。

  產業新基地——四川成都的白領何明喜歡采摘,他說:“親手摘的水果,恁個好吃。鄉村空氣清新,風景養眼,一天下來,巴適得很嘍!”

  串聯起一二三產業,鄉村旅游成為鄉村產業新增長點。據測算,2018年,全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接待人次超30億,營業收入超過8000億元;稻漁綜合種養面積超過3000萬畝;主食加工業營業收入達2萬億元……如今,一批彰顯地區特色、體現鄉村優勢、鄉土氣息濃厚的產業,正在農村成長壯大。

  從鄉村發展的現實看,解決城鄉發展不平衡問題也不能單純依靠推進城鎮化。

  有這樣一組數據,目前城市的污水處理率為95%,農村為22%;城市生活垃圾處理率為97%,農村僅60%;城市每千人衛生技術人員數為10.9人,農村僅為4.3人。

  “城鄉之間不平衡突出表現在基本公共服務發展水平等方面,表現在資源布局、能力提供和服務質量上,要實現城鄉融合發展,必須加快補齊公共服務等短板。”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展戰略和規劃司副司長周南說。

  我國還有近6億人生活在農村,即使將來城鎮化率達到70%以上,農村還會有4億多人。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表示,如果一邊是越來越發達的城市,一邊卻是越來越蕭條的鄉村,那不能算是實現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。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進程中,縮小城鄉差距是帶有標志性的硬任務。

  看前景——

  工農互促,城鄉互補,全面融合,共同繁榮,實現城鄉發展“一盤棋”

  實現城鄉融合發展,迫切需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,加快補齊農村發展短板。農業農村優先發展,會不會耽擱城鎮化發展步伐?

  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副院長張紅宇直言:“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并不意味著應該放緩城鎮化步伐。恰恰相反,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必須置于城鄉融合發展的整體架構中推進,通過‘以城帶鄉’‘以城興鄉’‘以工哺農’‘以工帶農’,實現新型工農城鄉關系。”

  下好城鄉“一盤棋”,需要多點協調,共同推進。

  增供給——加大資金投入,優化制度供給,為城鄉融合發展提供強大支撐。

  重慶忠縣,35萬畝柑橘林延綿在青山綠水間,作為田園綜合體建設試點,規劃總投入30億元,建立從“一個柑橘”到“一杯橙汁”再到“一片美景”的全產業鏈,讓22萬人走向富裕。

  支持地方政府發行政府債券,用于城鄉融合公益性項目;調整土地出讓收入使用范圍,提高農業農村投入比例;創新中小銀行和地方銀行金融產品提供機制;撬動更多社會資金投入……一系列政策“組合拳”,讓更多真金白銀流向農村。

  2013年至2017年,僅農林水支出科目,全國一般公共預算累計安排就超過8萬億元。2018年,農業投資更是比上年增長15.4%,增速快于全部投資9.5個百分點。“資金要素在城鄉之間有序流動,將為城鄉融合增添更多發展新動能。”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說。

  促改革——深化農村土地制度、戶籍制度等改革,為城鄉融合發展打通了堵點。

  在浙江省德清縣,莫干山鎮以300多萬元的成交價將村集體建設用地出讓,作為酒店用地。“這既解決了企業用地難題,又讓村集體充分享受土地增值紅利。”酒店負責人趙建龍說。

  處理好農民和土地的關系,始終是農村改革的主線。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鄭風田說,農村土地改革,“穩”是基礎,“活”是目標,推動農村土地征收、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等“三塊地”改革,實現征地范圍縮小、城鄉建設用地同地同權等,讓沉睡的土地煥發新活力。

  數據顯示,截至去年底,“三塊地”改革在33個試點縣(市、區)已按新辦法實施征地1275宗、18萬畝;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地塊1萬余宗,面積9萬余畝;騰退出零星、閑置宅基地約14萬戶、8.4萬畝,辦理農房抵押貸款5.8萬宗、111億元。

  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,是新型城鎮化的首要任務。截至2018年底,仍有2.26億城鎮常住人口尚未落戶城市,其中65%分布在地級以上城市。鄭風田說,“解決好落戶問題,需要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聯動。”

  據了解,目前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陸續取消落戶限制,大城市也已計劃放寬落戶條件。

  強機制——拓寬農民增收渠道,持續縮小城鄉居民收入差距,為城鄉融合發展增添活力。

  “改種優質辣椒品種,上馬辣椒醬加工項目,產品身價實現從每斤1毛5、1塊5到15元的三級跳。”在廣東雷州,綠富種養農民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吳志德帶動300戶社員靠種植辣椒鼓起腰包。

  小麥、稻谷繼續執行最低收購價預案;把農業產業鏈的增值收益、就業崗位盡量留給農民;農村經營性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向農民股金分紅……一項項好政策充實著農民的“錢袋子”。

  數據顯示,城鄉居民收入比已由2007年的3.14倍下降為2018年的2.69倍。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程國強說,“保持農民持續增收的良好勢頭,讓他們在城鄉融合發展中擁有更多獲得感。”

  到2022年,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將初步建立;到2035年,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將更加完善;到本世紀中葉,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將成熟定型。

  藍圖已經繪就,一幅城鄉并肩前行的新畫卷正在華夏大地徐徐展開!

(責任編輯:陳嘉穎)

福彩20选5基本走势图 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