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山駐雷波工作小組在“精準”上狠下功夫,全力沖刺脫貧摘帽

發布時間:2019-10-23 07:38 來源:佛山傳媒集團全媒體報道組

  

  雷波縣斯古溪鄉干溝村民吉子爾古在地里查看山葵的長勢。

   

  依山而建、錯落有致的汶水鎮竹苑新村內,色彩繽紛的房子在濃霧中若隱若現。
  
  在金沙鎮叮叮馬村陽光新村,黃海(右二)與雷波縣相關部門負責人、扶貧干部商議生產性用房建設情況。
  40歲的雷波縣斯古溪鄉干溝村民吉子爾古,晚上做夢都會笑醒。
  9月20日,他家的2畝山葵迎來第一輪的采收季,他分到了4000元錢。一年多前,他剛搬進一棟兩層的小洋樓。
  吉子爾古說:“高興啊!”
  記者問:“為什么這么高興?”
  吉子爾古說:“因為看到了未來!日子越過越好了!”
  搬進新房子,過上好日子。越來越多的雷波群眾正感受著同樣的喜悅。一年多來,廣東(佛山)對口涼山扶貧協作工作組駐雷波縣工作小組(下稱“佛山駐雷波工作小組”)聚焦建房安居、產業富民、教育醫療、人才培養等各方面持續攻堅。昔日貧困的彝家村寨正煥發出勃勃生機,脫貧致富的種子在這片曾經貧瘠的土地上生根發芽、逐漸繁茂,綠樹掩映下的彝寨民居正訴說著這片土地“一步跨千年”的巨變。
  山,還是原來那一片片山;生活,早已不是原來的生活。在高山峽谷的絕地突圍中,佛山駐雷波工作小組脫貧攻堅的道道履痕赫然入目。
  開啟幸福生活的五彩彝寨
  啟動易地搬遷的同時,同步安排脫貧計劃,“魚”“漁”同授,在產業、創業、就業上著力。
  的的以日經常站在山頭,俯瞰汶水鎮竹苑新村。他總感覺像在做夢。
  依山而建、錯落有致的村莊被濃霧籠罩,色彩繽紛的房子在濃霧中若隱若現、仿若仙境。村子傳出孩子們學說普通話的聲音,感覺像是童話世界一般。
  的的以日的房子是紅色的,走進客廳,整潔、干凈,氣派的沙發對面擺著液晶電視,沙發上方的墻上掛著一個“感恩袋”。小院里有專門的廚房和沼氣管道。屋前屋后種著特色果樹和芍藥花。
  “我永遠記得這個日子——2019年6月19日,我們搬進了新房子。”的的以日說。這一天,上田壩鄉興隆村和大坪子鄉火草坪村122戶547人建檔立卡貧困戶分到了新房。半個月后,順德扶貧開發協會還送來了基本生活家具,包括新床、席夢思床墊、窗簾、茶幾、沙發及電飯煲等。
  遠在10多公里外的興隆村和火草坪村,都屬高二半山區,山高坡陡、地質脆弱,是極度貧困村。的的以日說,以前下雨天,大家都蹲在家門口,泥石流來時,大家才跑得快。30年前的一次泥石流,一夜間曾帶走了3人的生命。
 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2月到涼山視察工作時指出,繼續加大易地扶貧搬遷力度,讓住在大山深處的彝族同胞搬進安全舒適的新居,解決他們交通出行的難題; 發展適合當地生態條件的種植養殖業。
  同年3月,上田壩鄉在汶水鎮太平樓村征地443畝,為興隆村、火草坪村建設易地搬遷安置點,其中建設用地70畝、產業發展用地260畝。為了確保施工建設質量,鄉、村干部和貧困戶代表組成監督小組。
  的的以日就是其中的一個代表。為了早日住進新房子,他在工地上打起了小工,全程見證了這個童話村莊般的五彩彝寨一天天建起來。
  “搬得出”僅僅是第一步,“穩得住、能致富”才是關鍵。佛山駐雷波工作小組啟動易地搬遷的同時,同步安排脫貧計劃,“魚”“漁”同授,在產業、創業、就業上著力。
  上田壩鄉副鄉長殷文燕說,在佛山駐雷波工作小組支持下,村里以“公司+合作社+農戶”規模發展中草藥項目。目前,已種植白芨、黃精、黨參、金銀花170畝,芍藥30畝,天麻60畝,雷竹40畝。不僅如此,佛山還出資250萬元,在竹苑新村修建農產品交易市場和農產品信息發布平臺。
  9月14日,記者探訪竹苑新村時,的的以日拉著記者來到村口的大石前合照,大石上書寫:“走進新時代 不忘佛山情”。他說:“沒有共產黨,沒有佛山幫扶,就沒有我們的好日子。”
  竹苑新村的變遷,只是涼山易地扶貧搬遷助力脫貧奔小康的縮影。
  雷波縣雷池鄉嘎窩村的魯牛史者說,細數村里的變化,一時半會說不完——
  從泥巴路到水泥路、從旱廁到水沖廁所; 過去人畜共飲水塘水,如今屋里用上自來水;村里建了幼兒園,孩子從小學說普通話……
  嘎窩村過去是一個自給自足的小村莊,靠天吃飯。現在,村里種了2356畝核桃、200畝藤椒。在佛山駐雷波工作小組幫助下,投入400余萬元,規劃建設400余畝、年出欄2000頭育肥豬的芭蕉芋豬種養殖基地。
  魯牛史者說,現在村民吃了晚飯,就去跳廣場舞。這成了嘎窩村的一道亮麗風景。
  高山峽谷間種出的“綠色財富”
  佛山創新幫扶措施,通過以獎代補、以購代捐、借馬還馬等方式,點燃了村民發展產業、致富奔康的激情。
  斯古溪鄉干溝村民不敢相信,小小山葵正在改變全村人的命運。
  10月14日,干溝村內,如彝族新年般熱鬧,村民聚在村委會門口等候分錢。去年11月13日,干溝村試種了60畝山葵,今年9月19日迎來第一輪的采收。村民吉子爾古種的2畝山葵,分到了4000元。
  拿到錢的村民,用雙手把錢攤開在胸前,叫鄰居幫忙拍照或錄視頻。鏡頭里,是一張張笑開花的臉。
  流經大涼山腹地的美姑河系金沙江中游支流,在下游美姑、昭覺、雷波三縣交界處深切高山而成峽谷。在斷坎巖肩斜臺地上,散落大量像阿土列爾村這樣的“懸崖村”。干溝村也是其中之一。
  9月13日,記者從金沙江峽谷驅車前往斯古溪鄉,在蜿蜒陡峭的高山峽谷間,10公里長的公路,全程有45個回頭彎,大部分回頭彎無法一次性掉頭,輪胎在懸崖上打轉,下面就是看不見底的深淵。
  類似的危險,佛山駐雷波工作小組組長、雷波縣委常委、副縣長黃海早已習以為常。
  “若嚴格按道路標準,很多路段坡度和寬度很難達標。”黃海說,以前,從金沙江峽谷到干溝村,攀巖過澗,下山走一天,上山再走一天。沒有路,連馬都沒法走。現在,這條去年通車的通村公路,為干溝村村民脫貧奔康打開新天地。
  斯古溪鄉是黃海包片聯系的鄉。剛到雷波,雖然面臨氣候、語言、生活等不適和困難,但他第一時間就下到斯古溪鄉調研。
  干溝村位于懸崖峭壁間的一處緩坡,住著100戶451人,一直到上世紀90年代還吃不飽飯。駐村干部經過考察和檢測一番后,提出種植山葵。
  山葵,是一種生長于海拔1200米~2000米二半山或高寒山區林蔭下的珍稀蔬菜,被譽為“植物大熊貓”“百菜之王”“綠色黃金”。雷波的自然條件最適宜山葵生長。
  “起初,不少村民提出質疑:飯都吃不飽,還種山葵?山葵能當飯吃?”斯古溪鄉黨委書記熊小波說,關鍵時刻是黃海拍板支持,并帶領干部群眾到種了四五年山葵的谷堆鄉考察,請種植專家到村里講解,提出“公司+農戶+順德對口幫扶”的發展模式。
  山葵每年可采收兩次,每畝能采收根、莖、葉、花苔4000多斤,按照涼山綠野種植公司的最低保護價格收購,莖為1元/斤、葉子和花臺1.5元/斤、根為7元/斤,每畝山葵收入達12000元左右,經過簡單加工后賣出去,每畝產值可達3萬多元。
  今年,65戶貧困建卡戶都種上了山葵,從60畝擴大至220余畝。熊小波說,預計總收入將達到170余萬元,平均每戶收入2.6萬元以上。而整個雷波縣,已種植山葵700多畝,遍布323戶貧困戶。
  現在,干溝村人暗暗較勁,看誰的山葵產量高、品質好、收入多。
  “老百姓只要嘗到了甜頭,就會跟著干下去。”黃海說,“彝族人淳樸好客,但‘一步跨千年’的經歷,加上交通、信息閉塞,很多人缺乏商品意識、市場意識。過去農民養雞、養豬都是自己吃,很少賣。”
  位于箐口鄉小海村的雷波縣畜牧產品貿易中轉中心占地500畝,正在建設中,未來,雷波、美姑、金陽的畜牧產品將在此中轉至佛山市場。同時,佛山還創新幫扶措施,通過以獎代補、以購代捐、借馬還馬等方式,點燃了村民發展產業、致富奔康的激情:只要勤快,就不愁沒有錢賺。
  吉子爾古今年多種了2畝山葵。和往常一樣,每天早晚到山葵地轉一圈,看著長勢喜人的山葵,吉子爾古看到了希望。
  筑牢脫貧攻堅的人才之基
  輸血不是長久之計,打好“本土人才”牌,才能更好的造血。
  木嘎,是微電影《木嘎是塊料》中的虛構人物,他走出大涼山到順德學廚的故事火遍全網。
  現實中,一群涼山的“木嘎”們正在實現“一人學廚,全家脫貧”的夢想。他們用嫻熟的刀工,雕刻出一道精致擺盤美食的同時,也雕刻出脫貧的信心和致富的辦法。
  7月6日,從順德廚師學院結業回到雷波金沙鎮,楊秀定的第一件事,就把“秀定農莊”的牌子豎了起來,開了一家農家樂。“順德之旅,讓我開飯店的信心更足了。”楊秀定說,農家樂人氣旺了,還要賣臍橙。
  他的同學劉昌容,從順德回到雷波的第二天,就盤下縣城環湖路的一個鋪面,花了10萬元裝修后,7月29日“食全食美”店開張。劉昌容說,在順德的兩個月,不僅學到了廚藝,更是大開眼界。
  馬古伯、冷者史洛夫妻倆準備開一家早餐店,經營面食、糕點等。
  黃海親歷親證了這些喜人的變化:“看到了涼山青年希望脫貧、希望實現夢想的決心,我覺得事情做對了!”
  變化的背后,是黃海對“精準扶貧”中“精準”二字的思考:輸血不是長久之計,打好“本土人才”牌,才能更好的造血。
  參加“粵菜師傅”培訓的30名雷波青年中,15名是建檔立卡戶,15名是有一定基礎的致富帶頭人。
  今年7月底,順職院酒管學院黨總支書記甘慕儀與同事再次走進雷波上門送教。距離上一次上門送教僅過去4個月,但甘慕儀發現,“順德廚師”“粵菜”,已成為當地群眾口中的高頻詞。“沒有報上名參與培訓的村民,更是翻墻來旁聽。”回憶當時情景,甘慕儀至今還心情澎湃。
  顯然,精準扶貧與“粵菜師傅”工程相結合的模式,經受了實踐的檢驗。
  “‘涼山食材+順德廚藝’,把涼山優質農產品輸出去,把順德廚藝傳進來,極大增強了貧困戶發展生產的信心,也為雷波培養了寶貴的致富帶頭人。”黃海說。
  佛山駐雷波工作小組成員、雷波縣政府辦副主任陳家武介紹,今年雷波縣“致富帶頭人”廚藝培訓已辦了兩個班,50名學員各自完成了創業行動計劃。
  “教授廚藝是真正的造血,扶到了點子上,自然受群眾歡迎。”雷波縣人社局副局長胡乃明說,其他人才培訓班也很火熱,4月9日舉辦的順德容奇港幫扶雷波縣農民專業合作社培訓班,原計劃招50人,結果來了61人。
  參加培訓班的中紀委駐雷波甲谷村第一書記宋剛說,這個培訓很及時,鄉村急需高層次專家給他們業務指導。為此,佛山駐雷波工作小組專門邀請專家對甲谷村產業發展把脈,計劃種200畝黃梨,佛山從援建資金中支持近300萬元。
  小切口推動大變革。
  去年12月,黃海帶著雷波縣多個部門負責人到成都,發布“鳳歸巢”電商扶貧行動,計劃吸引至少100名以上的雷波青年返鄉創業。
  30歲的雷波縣卡哈洛鄉體格村青年周姑且,結束了7年的打工生涯,返鄉創業,選定野豬養殖。他邊干邊學,野豬養殖基地占地30畝,向周邊貧困戶收購芭蕉芋8萬斤,收購玉米2萬斤,2019年預計出欄二代野豬300余頭。他還幫群眾代銷花椒、核桃、蜂糖等。
  黃海說,從致富帶頭人這些榜樣身上,貧困群眾看到了創業致富的希望,更有動力。
  未來,周姑且還有更大的夢想,他要擴建養豬場,規模化養殖野豬2000頭以上,帶動更多的貧困群眾增收致富。
  對話:努力展現佛山干部的能力和擔當
  記者:到雷波扶貧一年多,您有什么樣的工作感悟?
  黃海:脫貧攻堅戰是一場前無古人的偉大行動,是人類向貧困宣戰,與貧困斗爭的偉大創舉,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,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黨對全國人民、全世界做出的莊嚴承諾。能夠成為這項偉大事業的參與者,是我的光榮。到雷波工作一年多,最深的感受是佛山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和堅強領導,佛山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,讓我們在前方的扶貧工作底氣十足; 最大的收獲是心靈受到洗禮、精神得到磨練。我們在一線既是“指揮員”,也是“督導員”,更要當“戰斗員”,必須親力親為。大量的時間精力要放在鄉村基層,與基層干部和群眾并肩戰斗。今年雷波縣要摘帽,所有干部“五加二”“白加黑”,全力以赴攻堅克難。雖然擔子很重,但我堅定信心,全力以赴,不推脫不抱怨,把自己當作雷波人,為順利實現“縣摘帽”的中心任務作出自己最大的貢獻,努力展現佛山干部的能力和擔當。
  記者:和剛來時對比,您覺得這一年多雷波發生了哪些變化?
  黃海:一是全縣基礎設施的完善和城市面貌的變化。現在的道路很暢通、新建的學校越來越美麗,農村的面貌煥然一新。二是群眾的變化。這一年多來,我所聯系的貧困戶,搬到新房子后,整個家窗明幾凈、井然有序,他們開始習慣用現代化的廚房設備,習慣了衛生間和浴室。原來很多貧困戶種植土豆、玉米,現在開始種植經濟作物,有山葵、梨子、桃子等,有些還發展了林下經濟,養殖了雞和其他家禽,生產方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所有貧困戶的子女都入學了,有些是幼兒園,有些是小學,年齡大一些的還在外面讀職校。其中,也有一些孩子到廣東就讀中職。他們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讀完書以后到外面去打工或創業。
  記者:這一年多,有沒有什么事情讓您記憶深刻?
  黃海:順德職業技術學院在雷波縣辦了一期廚師培訓班,30名學員中有一對夫妻,讓我印象深刻,他們一路上過來非常辛苦,在大巴車上坐了接近28個小時。但這對夫妻說,感覺非常好,衷心地感謝黨、感謝政府、感謝佛山、感謝順德。他們夫妻倆都是零基礎,但還是下決心出來學習廚藝,學成后回家開店創業。這讓我感動,當地群眾生活暫時貧困,但他們求上進、脫貧致富的欲望很強。這也讓我覺得事情做對了,幫助到有需要的人,所以很有成就感。他們爽朗的笑容、堅定的決心,還有跟黨走的信念,在我腦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  文/佛山傳媒集團全媒體報道組記者李鋒、丘媚、王世彪
  圖/佛山傳媒集團全媒體報道組記者黃皓賢

(責任編輯:甘穎)

福彩20选5基本走势图 百度